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

编辑:汤碗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6-02 05:57:10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《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》是2000年出版的图书,作者是王光美。
中文名
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
时    间
1898年11月24日
出生于
距离韶山冲不足30公里的炭子冲
遗    言
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

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内容简介

1898年11月24日,刘少奇出生于距离韶山冲不足30公里的炭子冲;在他70岁生日前一个月,刘少奇被打成“叛徒、内奸、工贼”,“永远”开除出党;仅仅一年后,在他71岁生日前12天,刘少奇含冤离世,在火化炉前,他满头的银发有一尺多长。  在刘少奇最后的岁月里,他的心髓、脑髓、甚至骨髓里只剩下这九个字:“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!”
在刘少奇最后的岁月里,他的心髓、脑髓、甚至骨髓里只剩下这九个字:“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!”

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本书前言

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任国家主席的生日,是在为他召开的平反大会上被这个国家的人民知道的――刘少奇生于1898年11月24日,湖南省宁乡县。  他比毛泽东小5岁,原来他俩是老乡。  从地图上看,一山横隔,炭子冲与韶山冲直线相距不过30公里。小小一方水土,几乎同时“冲”出来两个冲天人物,他们分别做了新中国的第一、第二任国家主席,这不能说不是件人间大奇。更何况这两个湖南人永远地为中国人留下了多少大喜大悲、大故事。  中国有说不尽的毛泽东,同样有说不尽的刘少奇。  ……
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任国家主席的生日,是在为他召开的平反大会上被这个国家的人民知道的――刘少奇生于1898年11月24日,湖南省宁乡县。
他比毛泽东小5岁,原来他俩是老乡。
从地图上看,一山横隔,炭子冲与韶山冲直线相距不过30公里。小小一方水土,几乎同时“冲”出来两个冲天人物,他们分别做了新中国的第一、第二任国家主席,这不能说不是件人间大奇。更何况这两个湖南人永远地为中国人留下了多少大喜大悲、大故事。
中国有说不尽的毛泽东,同样有说不尽的刘少奇。
……

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本书目录

我们真的认识刘少奇吗?(代前言)/ 海 波 与君同舟 风雨无悔 /王光美 永远与人民在一起  ――刘少奇二三事 /王光美 真理的光焰永不熄灭 /王光英 忠直坦荡昭日月/ 刘 源 "四清"疑团 /刘源、何家栋 百年回眸 历久弥高  ――我的父亲刘少奇/ 刘爱琴 女儿心中的父亲 /刘亭亭 与父亲相处的最后日子 /刘潇潇 胜利的鲜花献给您  ――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 /刘平平、刘源、刘亭亭 附录 也许这就是该我干的一件事 /海 波 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 ――编者的话 /郭家宽
我们真的认识刘少奇吗?(代前言)/ 海 波
与君同舟 风雨无悔 /王光美
永远与人民在一起
――刘少奇二三事 /王光美
真理的光焰永不熄灭 /王光英
忠直坦荡昭日月/ 刘 源
"四清"疑团 /刘源、何家栋
百年回眸 历久弥高
――我的父亲刘少奇/ 刘爱琴
女儿心中的父亲 /刘亭亭
与父亲相处的最后日子 /刘潇潇
胜利的鲜花献给您
――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 /刘平平、刘源、刘亭亭
附录
也许这就是该我干的一件事 /海 波
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
――编者的话 /郭家宽

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文章节选

"四清"疑团 刘源/何家栋  彭真、杨尚昆两位老叔叔都分别问过刘源:"毛主席为什么要搞'文化大革命'?为什么要打倒你父亲?"真让人哭笑不得!这正是刘源一直想问他们这辈毛泽东、刘少奇的老战友,而又没好开口的问题。其实,何止成千上万的非当事者也在寻求答案,而我们又何尝不是成百上千次反复自问?显然,这已成为千古之谜了!
  
  
  既然要坚决避免"文革"悲剧再度,就要深深吸取教训。必然的,非要解答、搞清"文革"的起因不可。  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合作与相同之处,已经讲了几十年。要解答毛刘为何分裂,大批老革命为何被打倒?毛为何要发动起全民搞个"天下大乱",砸烂自己建立的"旧世界"?当然要致力于找出毛泽东与刘少奇、与大批老革命、与"旧世界"的歧异和矛盾。回避、掩盖这一事实,不管动机多么美好善良,无异于对历史和子孙犯罪。  "文革"伊始,毛泽东在《我的一张大字报》里就指出:要联想"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六四年的形左而实右"。不久以后,又坦言决心倒刘起自"二十三条'之时。本文正是从1962年切入,重点叙述了政家学者无意或不愿涉足深究的、连当事人也几乎噤若寒蝉的"四清运动"的始末,分析毛刘的同异,探得"天壤之别"的两种指导思想。追流溯源,追到"新民主主义制度";又山高水长,简括出两条"南辕北辙"的建国思路。这不就是毛所指责的"两条路线"?不正符合了毛所强调的"路线斗争"?无可争辩的是,没有"从不让步"的"原则问题"(毛泽东语),毛泽东决不会下决心打倒刘少奇和半数以上的老革命、老战友。若生前尚有被"逼宫"之虞,"响应者无几","我死了怎么办"(毛泽东语)?我们看到毛泽东确实是忍无可忍才"炮打司令部"。不过,历史和实践纠正了黑暗的10年中被颠倒的是非。  我们正是试图提出一种"文革"起源说,讲清"来龙"。至于"去脉",不属历史命题所关注的范围,留给读者们去想。所以,也可能是解开了许多谜团,提出了更多的爆炸性大问题。正是这些大问题,曾经启发刘少奇去探索,并引导着集体智慧,凝结出光辉的邓小平理论。仍是这些大问题,驱使我们去追求,为新一代扫清道路,朝着充满希望和光明的未来迅跑! 1998年,尽管有下岗风潮的苦恼,又抵抗了百年洪灾,但世所公认:相比周边邻邦及全球发展中国家,中国的政治、经济形势相当不错。回忆、叙述、总结过去,总是要联想现实,我们会更深地感到:几千年来梦寐以求,中国老百姓第一次吃饱穿暖了;在这历史上的黄金时代,国家的领导集体不也是历史上最团结稳定、少有错误的吗?看现实,又总要追寻过去:今天的一切又是多么的来之不易!  60年代前期,在中国大地上,展开过一场广泛深入的社会主义教育过去,通称为"四清运动"。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群众自我教育为主的运动,虽然夭折,但作为政治改革的一次可贵的尝试,与同时期成功的经济改革尝试一样,具有重大历史意义。尤其是刘少奇为中国民主进程所做的努力,启迪后世,在历史中闪耀着光辉。然而,也留下许多终点、谜团和重大课题,待我们去解答。而毛泽东和刘少奇在运动指导思想上的同异,他们分歧的根源,至今都在影响着我们的思维和判断,融于我们的言行。 "四清运动"的由来 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�D�D�D以阶级斗争为纲  1962年7月上旬的一天下午,阳光炽热。在中南海游泳池,毛泽东游兴正浓。刘少奇快步走到池畔,亲热地关候毛。见刘来了,毛就在池里发出质问:"你急什么?"压不住阵脚了,为什么不顶住?  刘少奇一惊,似乎觉得不便谈话,就在更衣棚里坐下,等毛上岸,坐到跟前,才说:"陈云、田家英是在党内谈意见,不违反组织原则,他们有想法跟你为时过早 ,没有错。"  毛泽东说:"不在组织原则,,而是谈的内容!他们都找了你,邓子恢吵了那么久,西楼说得一片黑暗,你急什么?"  双方显然都有些动感情。毛长期淤积内心的不满,倾泻而出,刘也要一吐为快:"饿死这么多人,历史要写上你我的,人相食,要上书的!"  毛泽东说:"三面红旗也否了,地也分了,你不顶住?我死了以后怎么办!"  刘少奇冷静地讲了自己的想法,大意是三面红旗不倒,人民公社不散,高指标不搞,公共食堂不办等等。毛泽东也平静下来,同意经济调整还得继续。  "文革"初期,刘源询问父亲,毛泽东的大字报批评"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六四年的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"是怎么回事,刘少奇的回答正是从这一幕开始的。  这一幕究竟何来?  刘少奇说:"国民经济处于非常时期"  "大跃进"及随后的反右倾,造成国家一片混乱,万家墨面,千村萧索,经济濒临崩溃,人民忍饥挨饿,直至付出几千万生命的代价。"七千人大会"统一了全党的思想,却没有统一领袖们的思想,对如何克服困难也没有取得共识。大会一结束,毛泽东即去武汉了。  1962年2月21日,刘少奇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,和大家共同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,即通称的"西楼会议"。  讨论时发现当年的预算仍有巨额赤字,5年累计赤字十分惊人:商品供应量和社会购买力之间的逆差,不是缩小而是更大了,各方都十分吃紧,针对这一情况,刘少奇说:"还它个本来面目,怕什么?"说漆黑一团,可以让人悲观,也可以激发人们向困难作斗争的勇气!他认为国民经济处在"非常时期"要求大家必须拿出一整套经济、政治方针,"要用非常的办法,把调整经济的措施贯彻下去。"陈云同志在会上作了系统发言。之后,又在各部委党组成员会议上讲话,对严重的思想观念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,并提出克服困难的办法。  3月中旬,刘少奇、周恩来、邓小平三位政治局常委,到武汉向毛泽东汇报,毛同意多数常委的意见,也赞成刘提议的由陈云担任中央财经小组组长,但认为不能把形势看得"一片漆暗"还说赤字是假的,要求再议。  5月7日至11日,刘少奇在北京召开中央工作会议(史称"五月会议")讨论中央财经小组关于1962年调整计划报告草稿,鉴于前三年经济调整不力,当时一些干部又害怕将困难估计过头而犯错误,刘少奇在讲话中强调"我看对困难估计过分些,危险性不大,我们多年就是因为估计不够,而陷于被动。共产党员的革命气概,应该是充分估计困难,而且在最困难的时候,还是挺起腰杆前进。  根据"七千人大会"的精神,中央决定,对近几年受过批评和处分的所谓"右倾"党员甄别平反。邓小平发言说:"要来个一揽子解决,统统摘帽子。邓子恢谈农村工作时说道:适当扩大自留地,社员会满意的,在分散的地区还有一些农户单干也应允许。会上还谈了许多有关工农业生产、内商外贸以及对外政策的问题。
"四清"疑团
刘源/何家栋
彭真、杨尚昆两位老叔叔都分别问过刘源:"毛主席为什么要搞'文化大革命'?为什么要打倒你父亲?"真让人哭笑不得!这正是刘源一直想问他们这辈毛泽东、刘少奇的老战友,而又没好开口的问题。其实,何止成千上万的非当事者也在寻求答案,而我们又何尝不是成百上千次反复自问?显然,这已成为千古之谜了!

  
  
  
既然要坚决避免"文革"悲剧再度,就要深深吸取教训。必然的,非要解答、搞清"文革"的起因不可。
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合作与相同之处,已经讲了几十年。要解答毛刘为何分裂,大批老革命为何被打倒?毛为何要发动起全民搞个"天下大乱",砸烂自己建立的"旧世界"?当然要致力于找出毛泽东与刘少奇、与大批老革命、与"旧世界"的歧异和矛盾。回避、掩盖这一事实,不管动机多么美好善良,无异于对历史和子孙犯罪。
"文革"伊始,毛泽东在《我的一张大字报》里就指出:要联想"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六四年的形左而实右"。不久以后,又坦言决心倒刘起自"二十三条'之时。本文正是从1962年切入,重点叙述了政家学者无意或不愿涉足深究的、连当事人也几乎噤若寒蝉的"四清运动"的始末,分析毛刘的同异,探得"天壤之别"的两种指导思想。追流溯源,追到"新民主主义制度";又山高水长,简括出两条"南辕北辙"的建国思路。这不就是毛所指责的"两条路线"?不正符合了毛所强调的"路线斗争"?无可争辩的是,没有"从不让步"的"原则问题"(毛泽东语),毛泽东决不会下决心打倒刘少奇和半数以上的老革命、老战友。若生前尚有被"逼宫"之虞,"响应者无几","我死了怎么办"(毛泽东语)?我们看到毛泽东确实是忍无可忍才"炮打司令部"。不过,历史和实践纠正了黑暗的10年中被颠倒的是非。
我们正是试图提出一种"文革"起源说,讲清"来龙"。至于"去脉",不属历史命题所关注的范围,留给读者们去想。所以,也可能是解开了许多谜团,提出了更多的爆炸性大问题。正是这些大问题,曾经启发刘少奇去探索,并引导着集体智慧,凝结出光辉的邓小平理论。仍是这些大问题,驱使我们去追求,为新一代扫清道路,朝着充满希望和光明的未来迅跑! 1998年,尽管有下岗风潮的苦恼,又抵抗了百年洪灾,但世所公认:相比周边邻邦及全球发展中国家,中国的政治、经济形势相当不错。回忆、叙述、总结过去,总是要联想现实,我们会更深地感到:几千年来梦寐以求,中国老百姓第一次吃饱穿暖了;在这历史上的黄金时代,国家的领导集体不也是历史上最团结稳定、少有错误的吗?看现实,又总要追寻过去:今天的一切又是多么的来之不易!
60年代前期,在中国大地上,展开过一场广泛深入的社会主义教育过去,通称为"四清运动"。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群众自我教育为主的运动,虽然夭折,但作为政治改革的一次可贵的尝试,与同时期成功的经济改革尝试一样,具有重大历史意义。尤其是刘少奇为中国民主进程所做的努力,启迪后世,在历史中闪耀着光辉。然而,也留下许多终点、谜团和重大课题,待我们去解答。而毛泽东和刘少奇在运动指导思想上的同异,他们分歧的根源,至今都在影响着我们的思维和判断,融于我们的言行。
"四清运动"的由来
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阶级斗争为纲
1962年7月上旬的一天下午,阳光炽热。在中南海游泳池,毛泽东游兴正浓。刘少奇快步走到池畔,亲热地关候毛。见刘来了,毛就在池里发出质问:"你急什么?"压不住阵脚了,为什么不顶住?
刘少奇一惊,似乎觉得不便谈话,就在更衣棚里坐下,等毛上岸,坐到跟前,才说:"陈云、田家英是在党内谈意见,不违反组织原则,他们有想法跟你为时过早 ,没有错。"
毛泽东说:"不在组织原则,,而是谈的内容!他们都找了你,邓子恢吵了那么久,西楼说得一片黑暗,你急什么?"
双方显然都有些动感情。毛长期淤积内心的不满,倾泻而出,刘也要一吐为快:"饿死这么多人,历史要写上你我的,人相食,要上书的!"
毛泽东说:"三面红旗也否了,地也分了,你不顶住?我死了以后怎么办!"
刘少奇冷静地讲了自己的想法,大意是三面红旗不倒,人民公社不散,高指标不搞,公共食堂不办等等。毛泽东也平静下来,同意经济调整还得继续。
"文革"初期,刘源询问父亲,毛泽东的大字报批评"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六四年的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"是怎么回事,刘少奇的回答正是从这一幕开始的。
这一幕究竟何来?
刘少奇说:"国民经济处于非常时期"
"大跃进"及随后的反右倾,造成国家一片混乱,万家墨面,千村萧索,经济濒临崩溃,人民忍饥挨饿,直至付出几千万生命的代价。"七千人大会"统一了全党的思想,却没有统一领袖们的思想,对如何克服困难也没有取得共识。大会一结束,毛泽东即去武汉了。
1962年2月21日,刘少奇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,和大家共同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,即通称的"西楼会议"。
讨论时发现当年的预算仍有巨额赤字,5年累计赤字十分惊人:商品供应量和社会购买力之间的逆差,不是缩小而是更大了,各方都十分吃紧,针对这一情况,刘少奇说:"还它个本来面目,怕什么?"说漆黑一团,可以让人悲观,也可以激发人们向困难作斗争的勇气!他认为国民经济处在"非常时期"要求大家必须拿出一整套经济、政治方针,"要用非常的办法,把调整经济的措施贯彻下去。"陈云同志在会上作了系统发言。之后,又在各部委党组成员会议上讲话,对严重的思想观念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,并提出克服困难的办法。
3月中旬,刘少奇、周恩来、邓小平三位政治局常委,到武汉向毛泽东汇报,毛同意多数常委的意见,也赞成刘提议的由陈云担任中央财经小组组长,但认为不能把形势看得"一片漆暗"还说赤字是假的,要求再议。
5月7日至11日,刘少奇在北京召开中央工作会议(史称"五月会议")讨论中央财经小组关于1962年调整计划报告草稿,鉴于前三年经济调整不力,当时一些干部又害怕将困难估计过头而犯错误,刘少奇在讲话中强调"我看对困难估计过分些,危险性不大,我们多年就是因为估计不够,而陷于被动。共产党员的革命气概,应该是充分估计困难,而且在最困难的时候,还是挺起腰杆前进。
根据"七千人大会"的精神,中央决定,对近几年受过批评和处分的所谓"右倾"党员甄别平反。邓小平发言说:"要来个一揽子解决,统统摘帽子。邓子恢谈农村工作时说道:适当扩大自留地,社员会满意的,在分散的地区还有一些农户单干也应允许。会上还谈了许多有关工农业生产、内商外贸以及对外政策的问题。
词条标签:
文化活动 文化